广东快乐十分


媒体·叙事·本体:电影、小说文本比较论

作者:张时民;郑汉民 刊名:北京电影学院学报 上传者:袁源

【摘要】本文将电影和小说文本置于一个通用表意系统中,首先,比较分析电影与小说各自的媒体特征。点明电影媒体是多元性的视听媒体,小说媒体是一元性的言语媒体。比较它们各自的表意潜力。其次,比较分析电影和小说各自叙述故事、表达思想的方式。在分析中得出结论:电影和小说的联系可以建立在语言机制———“他指”意义的基础之上。最后,比较分析电影和小说的艺术本体———“自指”意义。得出如下结论:电影艺术的本体存在于电影基于媒体实现对语言机制的超越;小说艺术的本体在于小说基于言语媒体对语言机制的超越。艺术本体共通之处———“自指”,又可以使电影和小说发生联系。

全文阅读

个案的选择与平台的建立对属于两种不同艺术类别的作品作文本上的比较,我们自然会想到德国人莱辛和他的《拉奥孔》。该书从雕塑拉奥孔的表情和罗马诗人维吉尔在《伊里亚特》中描写的拉奥孔形象谈起,探讨了诗和造型艺术的区别。这部著作对我们所要进行的电影与小说文本之间的比较有直接的启发意义。比较的意义取决于比较什么和采用何种比较的方式。“拉奥孔”式的比较总是选择有着共同素材或题材的两种不同艺术作品文本作为比较的切入点。这样便占据了既可以分析同中之异又可以分析异中之同的战略地位,以使不同艺术的本体特征鲜明地凸现出来。据此,本文将以中国导演张艺谋的电影《活着》和它的小说原著作为比较分析的个案。关于比较的方式的采用,具体来说就是根据所要比较的对象在一定思维方式的观照下,建构起一个比较的平台(参照系),然后比较工作将在此展开。这个平台的确立对于比较结果和价值确定有重大意义。在现代符号学美学理论和系统论的启发下,我们尝试着建构了一个这样的比较平台,这是一个电影和小说可以通用的表意系统的模型,是一个具有复杂结构的多级表意生成系统,这个系统由两类功能性单元和三个逐级生成的层面构成。两类功能性单元是:(1)媒介单元(能指)(2)表意单元(所指)三个逐级生成的层面是:(1)媒体面(一级媒介)传达故事(一级表意叙事)(2)故事面(二级媒介)表现思想(二级表意观念)(3)思想面(三级媒介)表现特征(三级表意审美)这三个层面由四个功能单元组成:媒体;故事;思想;特征。从这里看出,媒体单元只是作为能指,特征单元只是作为所指,故事单元和思想单元则既可作为所指,又可以作为能指。此外,媒体单元不仅表达故事,还表达思想和特征;故事单元不仅表达思想,还表达特征,就是说这四个单元之间的表意关系不是线性的,而是非线性的。这样我们便在电影和小说文本三层次四单元的表意生成结构中形成了六条表意线索:(1)以媒体为能指的表意线索有三条:媒体讲述故事、媒体表现思想、媒体体现特征;(2)以故事为能指的表意线索有两条:故事表现思想、故事体现特征;(3)以思想为能指的表意线索有一条:思想体现特征。以上这个电影和小说共同的表意模型,是对一种理想状况的抽象概括,表达的是上述各单元和各表意线索在作品文本中的一种存在可能。并不意味着它们对于任何一部作品都同等重要,被一视同仁地关注着。事实上当导演和作家创作作品时往往特别关注的只是其中的某些元素和表意线索,而另外的一些则被有意无意地忽略减弱。这使实际的作品文本体现出形态和风格的多样化。在这个表意模型中,媒体作为纯粹的能指,特征作为纯粹的所指分别占据表意系统的两端,而故事与思想只是这个表意系统的中介。故事和思想不仅在一个表意系统中充当中介,当我们将电影和小说文本的表意系统并置一起观察时,故事和思想又能使电影和小说以某种方式联系起来。而踞于各自系统两端的媒体(表达手段)和特征(艺术本体)显然是不同的。在这样一个模型的观照下,电影和小说本文间纠缠不清的关系忽然清晰起来。系统论的常识告诉我们,离开了系统和系统中的其他单元,我们无法确定任何一个单元的性质。所以要达到我们探寻电影和小说艺术本体的目标,我们只有在具有共同的表意模型的电影和小说这两套表意系统中,纵横分析比较媒体、故事、思想、特征这四个元素,以及它们间的互动关系,而后才可能达到对电影和小说特征艺术本体的把握。走近媒体通常人们这样判断:电影是一种视听艺术而小说是一种语言艺术。这种判断是建立在人们对这两种艺术媒体性质的直观区别之上。我们所要进行的比较研究,则要求我们必须超越这种直观感受而对这两种艺术的媒体有更全面、更深入的认识。依据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